切换到宽版
  • 1574阅读
  • 0回复

“我来吧”——记解放军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赵春光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亓官惜梦
 

济南网站优化公司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华社武汉2月11日电题:“我来吧”——记解放军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赵春光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黎云、贾启龙、檀琳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巴车刚停稳,赵春光就开始扛大包——队员们的行军囊、携行包,队里的共用物资,赵春光一样接一样扛进解放军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酒店驻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作为队里为数不多的男同志,从除夕夜上飞机开始,遇到任何苦活累活,赵护士都会说‘我来吧’。”医疗队队员陈颖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赵护士就是赵春光,身高1.8米的他,喜欢登山、马拉松等户外体育运动,身材结实强壮。到武汉后,他又拿推子自己给自己新剃了板寸,整个人显得有点“凶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病房里,赵春光不会像女护士一样,温柔地称呼患者“叔叔阿姨”,但他把床号记得特别清楚:“21、22床是一对夫妻,丈夫病得重些;32床是个年轻小伙子,他妈妈一直陪着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隔着满是雾气的护目镜和面屏,赵春光细心观察着每床病人的情况。“43床男性、40岁出头,当时血氧饱和度只有70%,但正常标准要90%以上。同时,他出现呼吸机不耐受,氧气瓶输氧又无法缓解症状。”情况紧急,只能使用氧气囊按照呼吸频率,人工按压辅助呼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他说‘我来吧’,然后就第一个进病房了。”陈颖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赵春光握着氧气囊,间隔3秒左右就要按一下,他记不清自己按了多久,只知道手酸了、麻了。患者每呼吸一下,飞沫就会喷溅,但近距离、面对面接触患者的赵春光顾不上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医疗队一天6个班次,每班4个小时,加上穿脱防护服、洗消时间,上1个班最起码要六七个小时。高强度工作对体力消耗大,赵春光担心女队员身体吃不消,便主动要求承担任务最重的夜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凌晨4点到早上8点,这个班次除了密切关注患者生命体征、处理医嘱、分药换药、联系协调外,还承担患者早上的抽血送检、采集核酸检测咽拭子等工作。赵春光是这个班次的负责人,每天他和5名战友要照顾近50位患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还应该做更多。”赵春光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和很多男孩子一样,迷彩曾是赵春光的梦。大学时期,因眼睛近视错失参军入伍的机会,成为一名军人的念想只能埋到他内心深处。毕业后,赵春光选择到部队医院工作。2018年,全军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考文职人员,赵春光赶紧报名备考,这一次,他终于如愿以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部队医院,赵春光多次执行跨国军演、卫勤力量跨区基地化训练考核等任务。这些经历为他参加这场疫情阻击战积累了经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年三十凌晨4点,赵春光接到单位电话,妻子何艳丽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一片漆黑里,只听到丈夫只说了两个字:“我来。”放下电话,赵春光告诉何艳丽,接到命令,驰援武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于公,他是军队文职人员、传染科护士;于私,他大学是在湖北念的,很多同学都在武汉抗‘疫’一线。”何艳丽没有阻拦,“我知道,他一定会去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编辑:韩松豫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